您的位置:首頁 >> 百姓與法 >> 金融法治
2019年1月份金融統計數據解讀吹風會實錄
信息來源:互聯網    發稿作者:jrfz    發布時間:2019年02月26日   查看4207次   字體:[] [] []

2月15日下午,人民銀行舉行2019年1月份金融統計數據解讀吹風會。人民銀行辦公廳主任、新聞發言人周學東主持吹風會,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調查統計司司長兼新聞發言人阮健弘、金融市場司副司長鄒瀾出席吹風會,并回答中國日報、財新、路透社、彭博新聞社等媒體的提問。以下為文字實錄。

周學東:各位記者朋友,大家下午好!歡迎光臨今天的媒體吹風會。大家都很關注2019年1月份的金融統計數據。今天,我們邀請幾位司局負責同志,就2019年1月份金融統計數據和當前的一些熱點問題進行解讀和回應。下面,首先請阮健弘司長發布2019年1月份金融統計數據。

阮健弘:我介紹一下2019年1月份我國金融統計數據的基本情況。

2019年以來,人民銀行按照黨中央、國務院部署,堅持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松緊適度,強化逆周期調節,做好預調微調,穩定市場預期,加強政策溝通協調,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引導資金流向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等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總體看,當前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市場利率運行平穩。

一是社會融資規模情況。初步統計,2019年1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4.64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1.56萬億元。1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205.08萬億元,同比增長10.4%,增速比上月末高0.7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低2.3個百分點。

二是貨幣供應量情況。1月末,廣義貨幣(M2)余額186.59萬億元,同比增長8.4%,增速比上月末高0.3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低0.2個百分點;狹義貨幣(M1)余額54.56萬億元,同比增長0.4%,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1個和14.6個百分點;流通中貨幣(M0)余額8.75萬億元,同比增長17.2%。當月凈投放現金1.43萬億元。

三是貸款情況。1月末,本外幣貸款余額145.1萬億元,同比增長12.8%。人民幣貸款余額139.53萬億元,同比增長13.4%,增速比上月末低0.1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高0.2個百分點。當月人民幣貸款增加3.23萬億元,同比多增3284億元。外幣貸款余額8324億美元,同比下降6%。當月外幣貸款增加375億美元,同比少增98億美元。

四是存款情況。1月末,本外幣存款余額185.8萬億元,同比增長7.2%。人民幣存款余額180.79萬億元,同比增長7.6%,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6個和2.9個百分點。當月人民幣存款增加3.27萬億元,同比少增5815億元。外幣存款余額7468億美元,同比下降10.6%。當月外幣存款增加193億美元,同比少增255億美元。

五是銀行間市場成交和利率的情況。1月份,銀行間人民幣市場以拆借、現券和回購方式合計成交104.66萬億元,日均成交4.76萬億元,日均成交比上年同期增長30.5%。1月份,同業拆借加權平均利率為2.15%,分別比上月和上年同期低0.42個和0.63個百分點;質押式回購加權平均利率為2.16%,分別比上月和上年同期低0.52個和0.72個百分點。

六是外匯儲備和匯率情況。1月末,國家外匯儲備余額為3.09萬億美元。1月末,人民幣匯率為1美元兌6.7025元人民幣。

七是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情況。2019年1月份,以人民幣進行結算的跨境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及其他經常項目、對外直接投資、外商直接投資分別發生3603.6億元、1176.8億元、495.9億元、1527.2億元。

以上介紹的是2019年1月份金融統計數據的基本情況。這些數據已在人民銀行網站同步發布。

周學東:謝謝阮司長,下面回答大家關注的熱點問題。

問:2019年1月末,M2增速8.4%,比去年末提升了0.3個百分點,請問是什么因素支撐了M2增速上升?另外,M1在去年低速增長的情況下又出現了進一步回落,對這個現象您怎么看?

阮健弘:1月份M2增速回升,應該來說是前期貨幣政策效果的集中體現。

一是人民銀行適度增加中長期流動性供應。在2018年多次出臺政策釋放流動性的基礎上,今年1月份再次降準釋放流動性1.5萬億元,開展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MLF)操作,完成2018年度普惠金融定向降準考核。這些措施都有利于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二是商業銀行加大資金運用,表內信貸、債券投資和股權及其他投資增加較多,推動M2增速提升。1月份,表內貸款增加3.23萬億元,同比多增3284億元;債券投資增加4062億元,同比多增3583億元;股權及其他投資增加8465億元,同比多增3066億元。

另外,我們也看到春節因素推動M1增速的再次回落。我們曾提到M1回落主要反映全社會流動性的結構變化,不代表流動性總量規模的變化。1月份這一情況表現得更為突出。1月底臨近春節,是企業發放薪資、獎金的高峰期,當月單位活期存款大幅減少2.03萬億元。這一點從個人存款和M0的大幅增長也能得到印證。1月份,個人存款大幅增加3.87萬億元,同比增長15.5%;M0增加1.43萬億元,同比增長17.2%。應該來說,今年春節老百姓持有資金較以往更多,手頭更寬裕。

以上只是對基本數據的介紹。稍后,孫司長還將詳細解讀貨幣政策相關情況。

問:我們觀察到,自2017年7月份以來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呈現持續下降的態勢。從您剛才介紹的情況看,今年1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出現了明顯回升,您可否就回升原因和結構特點作進一步說明? 

阮健弘:2019年1月份當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比上月多3.05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1.56萬億元。1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同比增長10.4%,增速比上月高0.7個百分點。 

1月份社會融資規模新增較多,增速明顯回升,顯示出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加大,是貨幣政策效果逐漸顯現的結果。從社會融資規模指標的構成看,占比較大的項目都出現了明顯回升,主要有以下四點。

一是貸款增速加快,同比多增較多。去年下半年開始金融機構對實體經濟的貸款增速就由小幅回落轉為平穩增長。今年1月份一方面延續了這一態勢,另一方面也疊加了年初季節性因素的影響,貸款增速加快,同比多增較多。1月末人民幣貸款余額138.26萬億元,同比增長13.6%,比上年同期高0.4個百分點,當月人民幣貸款增加3.57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增8818億元。

二是債券融資大幅增加。債券融資也是自去年二季度開始增長有所加快。今年1月份企業債券增速明顯回升,1月末余額為20.5萬億元,同比增長10.7%,增速分別比上月和上年同期高2個和7.3個百分點,是2017年4月以來的最高水平;當月企業債券凈融資4990億元,比上年同期多3768億元。1月份地方債發行力度也有所加大,當月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凈融資1088億元,比上年同期多1088億元。

三是委托貸款降幅縮小,信托貸款由負轉正。這是今年1月份社會融資規模結構出現的新特征。1月份委托貸款減少699億元,分別比上月和上年同期少減1511億元和10億元,下降勢頭明顯放緩;信托貸款增加345億元,是連續十個月減少后的首次增加,比上月多增833億元。

四是商業銀行對企業商業信用的支持力度加大。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票據融資顯著增加5160億元,比上年同期多增4813億元,這部分已經在當月人民幣貸款中體現;另一方面,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大幅增加3786億元,比上年同期多增2349億元。

問:如何看待1月份貸款創歷史新高?

孫國峰:2019年1月份,金融機構人民幣貸款新增3.23萬億元,創單月歷史新高,同比多增3284億元;1月末貸款余額同比增速為13.4%,較上年同期提升0.2個百分點。總體看,1月份貸款同比多增主要是由于宏觀調控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貨幣政策傳導出現邊際改善和一些季節性因素的影響。2018年尤其是四季度以來,人民銀行積極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緩解銀行信貸供給存在的約束,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包括:一是推動銀行發行永續債,以此為突破口,改善資本對銀行投放信貸的實質性約束;二是綜合運用定向降準、中期借貸便利(MLF)、再貸款、再貼現等措施,創設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MLF),在緩解部分銀行面臨的流動性約束的同時,設計激勵相容機制,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持,擴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的信貸投放;三是研究推動利率逐步“兩軌合一軌”,疏通央行政策利率向信貸利率的傳導,緩解利率約束。這些措施的效果正在顯現,貨幣政策傳導也出現了邊際改善,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加大。同時,銀行普遍有“早投放,早收益”、爭取“開門紅”的經營傳統。從歷史規律看,1月份是全年貸款投放最多的月份,2018年1月新增貸款為2.9萬億元,是當年貸款投放最多的月份,今年1月新增貸款情況與去年同期情況類似,與實體經濟的需求是相匹配的,屬于合理水平,不是“大水漫灌”。考慮到春節因素,應把1、2月份甚至一季度的數據統籌考察,不宜對單月數據過度關注。

問:穩健貨幣政策的取向是否發生了變化?

孫國峰:穩健貨幣政策的取向并沒有發生改變。“穩健”是貨幣政策的工作原則和指導思想,強調了貨幣政策要以穩為主,堅持穩中求進總基調,既要有效實施逆周期調節,也要把握好度。具體來看,貨幣條件要與保持經濟平穩增長及物價穩定的要求相匹配,既不能松,也不能緊。要根據保持經濟穩定增長和防范系統性風險的要求,實現總量適度,優化信貸結構,同時還要兼顧外部均衡,在多目標中把握好綜合平衡。從貨幣政策流動性供給操作看,節奏較為平穩,并且與激勵機制相結合,2019年1月份降準考慮置換中期借貸便利后凈釋放長期資金約3000億元,且分兩次實施,既考慮了與春節前現金投放形成對沖,避免造成流動性淤積,也考慮了繳稅、年初信貸增長、地方債提前發行等流動性需求因素。從總量看,廣義貨幣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根據形勢發展變化,體現了逆周期調節的要求,節奏上也有春節等季節性因素的影響,宏觀杠桿率保持穩定,談不上“放水”;從信貸結構看,主要是加大對小微、民營企業等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支持,制造業特別是高技術制造業的中長期貸款明顯加速,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質量提升,促進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同時,較好地處理好了內外部平衡的關系。總的來看,貨幣政策探索并積累了不搞“大水漫灌”又要更好服務實體經濟的經驗。

問:請問1月份小微企業貸款增長情況如何? 

阮健弘:人民銀行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持續推進“幾家抬”、“三支箭”等組合政策,1月份小微企業貸款延續了去年下半年以來“量增、價降、面擴”的發展態勢。

一是普惠小微貸款保持較快增長。截至2019年1月末,普惠小微貸款(包括單戶授信1000萬以下的小微企業貸款及個體工商戶和小微企業主經營性貸款)余額9.7萬億元,同比增長17.6%,增速比上年末高2.4個百分點。1月份增加2109億元,增量是上年同期的2.6倍。

二是小微企業貸款利率繼續下行。人民銀行通過流動性支持,引導資金價格下移。2019年1月,新發放的1000萬以下小微企業貸款利率平均水平為6.16%,環比下降0.12個百分點,比上年同期下降0.21個百分點。

三是信貸支持的小微戶數持續增加。截至2019年1月末,普惠小微貸款支持小微經營主體2165萬戶,1月份增加26萬戶,同比多增7萬戶。

四是信貸對勞動力密集的行業支持力度較大。2019年1月,單戶授信1000萬以下小微企業貸款增加額中,制造業和批發零售業企業貸款分別占38.5%和24.6%。

下一步,人民銀行將繼續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要求,引導金融機構深化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加大對小微企業支持力度。

問:有一種觀點認為,今年的1月份信用債發行出現高等級債熱銷,民企債券遇冷的情況。這個問題怎么看待呢? 

鄒瀾:近期,有觀點認為2019年1月份信用債發行呈現出“高等級債熱銷、民企債遇冷”的態勢。對此我們分析后認為:

一是總體上1月份信用債發行態勢繼續向好。2019年1月,公司信用類債券發行約9500億元,環比增長17.7%,同比增長165%,延續了2018年11月以來較好的發行態勢。

二是中低評級信用債發行及凈融資進一步改善。2019年1月,AA級及以下級別公司信用債發行1028億元,環比增長28.1%,占全部公司信用類債券的比重為10.84%,分別較2018年12月和2018年全年提升0.98個百分點和0.76個百分點;此外,本月AA級及以下級別公司信用類債券凈融資約為93億元,近半年來首次由負轉正。

三是1月份民營企業債券發行量環比略有下降,但仍為2017年以來同期較高水平。2019年1月,民營企業債券發行604億元,較2018年12月雖略有下降,但同比看,2019年1月民營企業債券發行量分別較2017年、2018年同期增長51%和60%,仍為2017年以來同期較高水平。此外,今年以來,民營企業資產支持證券發行規模進一步提升,為民營企業融資提供了資金補充。

綜上,我們認為今年1月份信用債發行整體形勢向好,中低評級和民營企業債券融資形勢均有所改善,但高等級債券受歡迎程度更高,顯示了債券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投資者信心整體有所恢復的態勢。

問:票據融資增長比較快,跟哪些因素有關呢?

鄒瀾:2019年1月,銀行承兌匯票承兌余額10.48萬億元,同比增速23.24%;票據融資余額6.3萬億元,同比增速60.6%,占各項貸款比重4.51%,同比上升1.32個百分點。1月份,票據融資增長較快,與以下因素有關:

一是在票據融資利率下行的背景下,企業票據融資的意愿增強。相對貸款和其他融資方式,票據期限短、便利性高、流動性好,是中小企業的重要融資渠道。同時,再貼現政策加大信貸結構的引導優化,票據對中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進一步加大。目前,使用票據融資的企業中,中小微企業占比超過六成。 

二是票據在解決賬款拖欠方面的優勢進一步凸顯。隨著票據融資便利性提高、融資成本降低,票據流轉加快,大量企業通過簽發和轉讓票據解決賬款拖欠和資金周轉問題。據統計,已簽發的銀行承兌匯票中,中小微企業的比重為62%。

三是1月份票據融資增長較快也有一定的季節性因素,從歷年數據來看,年初票據業務增長量一般高于全年平均值。  

問:企業貸款增長情況及資金投向的結構特點如何?

阮健弘:當前,銀行對企業的信貸投放速度與去年同期相比明顯加快。1月末,企業及其他單位本外幣貸款余額91.58萬億元,同比增長10.7%,增速比上年末和上年同期分別高0.8個和1.8個百分點。1月份,企業及其他單位貸款增加2.56萬億元,同比多增8273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和票據融資增加1.11萬億元,同比多增7108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1.39萬億元,同比多增907億元。中長期貸款自2018年8月份以來首次出現同比多增。

從中長期貸款實際投向看:

工業中長期貸款平穩增長。1月末,工業中長期貸款余額同比增長7.3%,與上年末持平,比上年同期高1.8個百分點。

制造業中長期貸款明顯加速增長,其中高技術制造業中長期貸款繼續高位加速增長。1月末,制造業中長期貸款余額同比增長11.1%,比上年末和上年同期分別高0.6個和7.1個百分點。

其中,高技術制造業中長期貸款余額同比增長37%,比上年末和上年同期分別高3.9個和14個百分點,比同期制造業中長期貸款增速高25.9個百分點。

不含房地產業的服務業中長期貸款增速回升。1月末,不含房地產業的服務業中長期貸款余額同比增長9.9%,比上年末高0.5個百分點。1月份,不含房地產業的服務業中長期貸款新增7120億元,占全部產業中長期貸款增量的55%,比上年同期高6.4個百分點。

房地產業中長期貸款增速繼續回落。1月末,房地產業中長期貸款余額同比增長22.8%,比上年末低1.2個百分點。1月份,房地產業中長期貸款增量占全部產業中長期貸款增量的比重為28.3%,比上年同期低5.1個百分點。

周學東:企業貸款結構在優化和改善,特別是工業和制造業的貸款增速回升,高技術制造業貸款增速比較高,金融對高技術企業支持力度顯著加大,這是比較好的變化,反映了經濟結構調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成效。不含房地產業的服務業的中長期貸款也在增加。房地產業中長期貸款增速還是繼續有一定幅度的回落。

問:央行資產負債表中“其他資產”的變動原因是什么? 

阮健弘:央行資產負債表中的“其他資產”,是未單獨列示的資產科目集合,主要是一些雜項資產項目和應收暫付項目。年底時,這些項目中有不少會有季節性變動的特點。待年末時點過去后,這些季節性變動會減弱或消除。

問:票據上個月增加比較多,現在市場有一種說法,說票據增加有一部分是有套利的,怎么看這個現象?

鄒瀾:個別的現象難免是有的,我們也在密切關注。總體來說,我們覺得增長是跟剛才說的幾個因素有關。

問:您剛才提到,當前流動性充裕,市場運行平穩,我們看今天通脹的數據比較低,是不是有降息的可能?

孫國峰:首先要更加關注實際的貸款利率的變化,去年以來人民銀行采取了各種貨幣政策的措施,保持了流動性合理充裕,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貨幣市場利率是下行的。債券市場比如說國債利率,收益率是下行的,企業債券利率都是下行的,貸款的利率走勢也是下行的,特別是在去年最后的四個月,貸款利率下行的態勢比較明顯,尤其是小微企業貸款利率是下行的。阮司長也介紹了,今年1月份的數據中這個趨勢還在繼續的保持,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剛才你談到的銀行對企業的貸款利率是在下行的。企業的融資成本是在下降的。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利率市場化的推進,兩軌合一軌,我們也在不同場合談到過這個問題,推動基準利率和存貸款的市場利率兩軌合一軌,這個過程中要更多地發揮央行的政策利率對市場利率和信貸利率的傳導作用,我想從實際的效果來看,以及從利率市場化推進的進程這兩個角度看,我們可以多關注實際的銀行的貸款利率的變化。

問:影子銀行的數據1月份有所增長,是否會持續?另外,M1去年上半年的基數不算太低,是不是下個月或者三月份有可能出現負的情況?對于貨幣政策有什么樣的影響?

阮健弘:首先,我說一個概念上的問題。委托貸款和信托貸款我們統稱表外融資,而非影子銀行。您的問題我感覺更大程度上說的是表外融資情況。第一,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受結構性去杠桿影響,表外融資經歷了快速回落。從數據趨勢來看,預計表外融資增速雖仍在下降,但降幅會有所收窄。第二,你的問題提到M1與企業活期存款的關系,從我們的5000戶企業調查監測數據來看,企業流動性狀況并未惡化。

孫國峰:我補充一點,從貨幣政策的角度來考慮,主要關注M2廣義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因為從經濟變量之間的關系來看,廣義貨幣供應量與經濟增長和物價的關系更為密切,這也是為什么央行選擇M2作為信貸指標。M1是觀測性的指標,也可以分析其變動的原因,但與M1和經濟增長和物價的關系沒有那么穩定,這也是全球各個中央銀行都沒有把M1作為貨幣政策中介目標的重要原因,分析M1的同時,不代表貨幣政策要為此做出什么樣的調整,重點是觀察廣義貨幣供應量M2和社會融資規模。

問:昨天中辦和國辦印發了關于加強金融及民營企業若干意見,有很多新的措施和提法,這個文件的出臺對我們未來加強信貸這方面的服務有哪些比較重要的影響?

周學東:這個文件主要包括五個方面18條措施。我們認為,文件旨在優化信貸結構,提升對民營企業金融服務的針對性和有效性。信用貸款是銀行貸款重要的貸款方式,但是在貸款投放中為了抑制不良貸款的過快增長,多數銀行對信貸人員實行不良貸款終身責任追究。所以現在信貸人員的壓力很大,貸款發放出去一旦要出現不良,要面臨終身責任追究的壓力,那么在放貸的時候就有顧慮。如果企業沒有足夠多可供質押的資產,貸款就比較困難。從企業的角度來說,信貸人員不愿意給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放貸,相當程度體現為押品不足。由此有學者批評這種現象,說如果這樣辦下去,我們銀行都跟典當行一樣了,叫銀行典當化。因此,這份文件出臺這條措施非常及時,適當的要校正一下,如果貸款信貸出現不良,要區分一下有沒有違法違規違紀的情形?有沒有謀取私利的情形?如果盡責到位,就應該免責。這樣對民營企業或者小微才敢貸款。這個文件內容非常豐富,金融部門會認真貫徹落實。

今天的吹風會就到這里。謝謝各位記者朋友,謝謝三位司長。

              
上一篇“組團式”援疆的江蘇答卷 下一篇肖捷在國家信訪局調研時強調 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批示精神 全力化解信訪突出矛盾

版權所有: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依法治區領導小組辦公室 聯系電話:0991-2956513 2956521     [管理登陸]
地址: 新疆烏魯木齊新泉街626號 郵編:830004 傳真:0991-2956521 E-mail:[email protected]
主辦單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依法治區領導小組辦公室    www.kfhkn.tw 法治新疆網版權所有
新ICP備08100392號 您是本站的: 位訪客  當前在線 人 今日訪問IP:  總共訪問IP:

by:xj345.2011

最佳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議使用微軟公司瀏覽器IE6.0以上

福彩七乐彩走势图网站 孙兴民 验证码打码赚钱事真的吗 玩北京pk10能赢钱嘛 高级倍投层进式 天龙扑克官网如何注册 手机划屏真的能赚钱吗 玩三公时押注的绝技 幸运飞艇算号软件 3d中奖规律 世界杯足球直播